乡情深深几许欢

发布时间:2017-10-18

家乡是一个信念,家乡是一种心境,家乡是一处疗伤之地,它可以容纳过去、现在、未来以及远方、近处。每一天在城市的某个角落上醒来,我都明白,城市只是游子的逃生之所。

                                                     一份回家的准备

8月,与家乡阔别数年的我,对它的感觉越发强烈,回去的想法油然而生。拿定主意后,仿佛顿时有了海子诗中的“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那种豪迈、洒脱情怀。于是开始和每一个亲友通话,问他们需要带些什么,征询的对象不同,得到的答案也不尽相同,几乎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与当时所处的状态是一致的,比如:表妹今年刚高考完,这个暑假是她寒窗苦读十多年来最轻松的假期,她想要的就是“表姐,带些吃的回来”,基本达到了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无忧无虑的状态;再如堂弟今年刚从公安大学毕业分配到公安系统,在等待上班的日子里,他提出的要求是“姐,有没有警衔?”让我看到了一个即将走向工作岗位的大学生对公安工作、对未来无限美好的憧憬;电话打到父母那,就难问出什么需要来,得到的回答是“什么也不需要,平安回来就行”,我知道,他们需要的是儿女的平安和绕欢膝下的那份天伦之乐,在我回来的前一个晚上,父亲还专门打电话来说:“你带个孩子回来已经很累了,不要为我们买什么,我们不缺什么。”可能天下父母对子女的爱都是如此吧,让做儿女的听着只有愧疚、感动的份……开始为出行做准备了,订机票,买东西,忙得不亦乐乎,唯恐想带上的而被落下了,似乎在准备出行的过程中一扫往日郁闷,心情也一天比一天明朗,似乎随着飞机长上了翅膀,带着为亲人们准备的礼物,开始飞翔起来......

一条方便快捷的航线

以前回家乡,要么坐四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要么坐飞机到南昌再转汽车,辗转数次,人要折腾许久才能到家,那时真盼望能有更为方便快捷的交通啊。记得,从年初时起,哥哥就向我提起,有成都直接到赣州的飞机了,当时我还有些不相信,后来上网查询,果真有,那时心里别提有多美了,只是想到让我有机会快点坐上这趟我梦寐以求、方便快捷的航班。这次可不,拿定主意后立即去订票,提前了半个月,生怕定不到,因为隔一天才有一个航班。订了票后,反复看,心里还有些怀疑:它真能让我两个小时到家吗?终于等到了出发的那天,早晨八点多,起床,洗漱,吃饭,一切收拾停当,待到十点半,先生把单位的事情处理好,才让我们上车出发,十二点在双流机场又美美地吃一顿午餐,完后才到机场,换登机牌,托运东西,然后进候机室,十四点半起飞,十六点半准时到达赣州机场,不到十分钟,哥哥接到我们直接回崇义,十八点已与亲人坐在一起吃饭。整个过程花的时间少,一点不匆忙,我们也不劳累,心里觉得痛快。对这条方便快捷、能温暖我乡情的航线,我心中唯有感谢。

 

一些深入灵魂的东西

记得有人曾说过:人的一生中,有些东西只能触及你的皮肤,有些东西仅能深入你的骨骼,而有些东西却能深入你的灵魂。这样的三个层次若不是上述这段文字的出现,经历的人和事物应该不会如此地给予分类的。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从四川带着这段文字回到了家乡,家乡的许多人和事物在寻找和感受中很自然地在心中划分成如此三个层次。

这次回去时间短,走亲访友安排得很紧张,基本每一次回去,家里的亲人都是要一一见面的,亲人因血缘的关系,因亲情的珍贵早已深入至我的灵魂深入。但除了亲人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东西是深入我的灵魂的?在回去后的同学、朋友聚会中我找到了答案。距离初中毕业已二十年,高中毕业已十七年,有很多同学、朋友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未能如愿见面,这次参加的初中、高中同学聚会中有好几位同学是十几年、甚至快二十年未见面的,想想此次聚到一起,可能大家都很有陌生感了,但意想不到的是,同学虽久未谋面,一旦聚到一起,并也没有贫富贵贱,没有亲疏远近,有的只是一份浓浓的同学情谊,如珍藏许久的美酒,一旦开启瓶盖,溢出的只有浓郁的酒香味。

 聚会中,同学们说起了就读时的一些趣事,大家一起说笑,一起喝酒,那时,我们已不再关心这个世界,唯有同学情谊。酒有时真是个好东西,它能让人与人的距离拉近,它也能让许多的情感催化、升温,在把酒言欢中,我们仿佛又回到了书声朗朗的纯真少年时代......聚会时,班主任老师也被请过来了,多少年过去了,我们都逐渐步入中年之时,老师也日渐年长,再也没有象从前那样严肃,只是依然慈爱,酒量欠佳的他竟象孩子般可爱地在躲酒。在聚会过程中,有人提议说把同学聚会用相片、视频形式保存下来,其实这样做也很是自然的事,但有思想更深邃的同学说不仅要以表面形式固定下来,更要我们用心来感受,把同学的情谊长久地留在心间。如果套上那三个层次的话,有多少人、多少东西是深入自己灵魂的呢?

 

一条铺满爱心的高速公路

 这次回家乡,再次回到了我最初的出发地,一个原本温暖、宁静、美丽的小村庄。再次见到它时,它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这里正在修高速公路,是一条从成都到厦门的高速公路,这个村庄所在的地方是这条高速公路的一个标段。在这个原本宁静的村庄,现在迎接它的是成天的挖掘机、压路机来回穿梭、轰轰直响,同时还有很多民工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上辛苦劳作。原来错落有致、排列有序的房屋,也因要修高速路被迫搬迁,田间地头零散地座落着一些临时安置房,因高速公路的修建给这个村庄带来诸多不便。但村民们很是纯朴,政府说要占地就让地,要占房就腾房,都是积极地配合着,没有过多的言语,舍小家顾大家,以自己的行动默默地支援着家乡的建设。一如我的父母,高速公路的快速、便捷或许对他们没有太大的直接利益,但在他们眼里,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这条从成都到厦门的高速公路,是一条铺满爱心的公路,是一条远在他乡儿女的归家之路,或许有一天,他们闲来无事站在屋顶望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时,其中一辆车就是奔他们而来……            

一个踏上归途的日子

在家乡的几天如弹指一挥,好像还有许多的话没说完,还有太多的事情没做完。期间,亲爱的母亲变着花样做着吃的,恨不得把平时没吃上的一一补上,一向辛劳的父亲也放慢了劳作的步伐,年迈的祖父来回地摸着儿子的脸蛋。快要离开的那天,空气中已漫着离别的气味,我对自己说这次一定要坚强,免得父母也跟着难过。父母又以特有的方式唠叨着说:“要注意身体,要带好孩子,多注意身体”之类的话,说好坚强的我眼泪已在眼眶中打转,强忍着没让流下来。估计哥哥的车等会才来,还有点时间,悄悄把父母衣柜的衣服分门别类地整理好,心里想着再为他们做点事情吧。车来时,我快速地上了车,已不敢正视他们的眼睛,不然我想我将痛哭一场。等车徐徐开动之时,我回头看着年迈的祖父和父母变得越来越小、离我越来越远,我的心仿佛越来越空,我的眼泪再也无法忍住,任其洒落一地。

我知道,这几天,我只是做了一场与家乡亲密接触、与亲人共诉衷肠、与灵魂紧密相连的好梦,梦醒后,终归要回到游子的逃生之所。

于是,我带着一场好梦和着夏天的一丝凉风安然归来......